2009年9月15日,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万国宫的圆形大会议厅。
各国代表逐一上台,发表冗长而沉闷的演说,讲的人絮絮叨叨,听的人昏昏沉沉。
据说,这样的会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尽管耳机里有中文的同声传译,还是感到兴味索然。
我从包里取出电脑,打开电源。很快,电脑自动检索到联合国的无线网络。
花了不到五分钟,注册了自己的twitter帐号。
我在推特发出的第一条信息是:
今天,在UN注册了自己的twitter。

回国后,推特不能正常访问。
需要通过不断更新第三方客户端的方式接入。
但我还是发觉,越来越多的朋友在使用推特,这也意味着更多的人已经学会翻墙。
饭否没了,有嘀咕;嘀咕完了,有推特。推特封住,母猪上树。
从Great Wall到Great Fire Wall,历史都证明:建墙是愚蠢的。
墙砌得越多,挖墙和翻墙的也越多。
当翻墙的超过砌墙的,就可以共享自由。
谨此告慰即将消失的谷歌中国。


留言

No title

我已经觉得比原来天涯的要大了,等我看看怎么把它再弄大些。

No title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历史会重演的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