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刑问题如何辩护?



上海律协刑委会今天下午要开一个研讨会,集中讨论财产刑的辩护问题。
最近几天,很多委员电话问我,最高法院的解释他们看了,只是非常简单的几个条文,似乎没有讨论的必要。这里谈谈我的看法。

在刑事案件的庭审中,辩护人对于涉及财产刑的问题,除人身伤害案件、某些存在明确被害人的案件以及职务犯罪中的赔偿和退赃问题外,可以说一直是忽视的,至少没有将其作为辩护工作的重点之一。
当然辩护人不重视财产刑辩护,也有很多原因。过去,诸如罚金以及没收财产有的判有的不判,有的多判有的少判,即使判有财产刑也多属白条,实践中很少实际执行或者极少认真执行,如果律师在审判时将应处多少罚金或者只应没收多少财产的问题作为辩护观点提出来,反而变成提醒法官应当判决财产刑并执行之,有违辩护人的职业伦理。
更主要的原因是,辩护律师作为被告人在刑事法律专业知识方面的代理人,首要职责就是提出无罪的材料和意见,尽管实践中直接判决无罪的案件不多,但是律师在法庭上作无罪辩护的情况却不少。这样一来,审判的焦点经常是有关定性的争议,而不是量刑的争议,而财产刑本质上是一个量刑问题。当法官最终认定被告人有罪并附加财产刑判决的时候,事实上是对一个没有经过抗辩的事实作出裁决,这显然是不公正的。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刑事审判改革在絮絮叨叨的碎步方案中,曾经有人提出过将定罪程序和量刑程序分开的办法。事实上,这个办法在逻辑上缺乏可操作性,根本不可行。
试想,在一场尚未结束的审判中,你怎能要求一名作无罪辩护的被告人(包括他的律师),先假设自己有罪,然后在假设的基础上提出他认为合适的罚金与没收财产的数额。姑且不论这样的辩解对于坚称无罪的被告人的信念有多大的影响,这种做法还会严重影响法官自由心证的形成(你要是真的无罪怎么会同意一个即使很小数额的罚金?)。
即便法官预先裁决定罪的问题,也必须考虑被告人的上诉权。如此,势必使一次完整的审判变成破碎的四场审判。

财产刑也是刑罚,出于维护司法权威的考虑,规范财产刑的判决和执行是必要的。
但是我们的刑法分则并没有给出一个清晰的指引,很多罪名本身对财产刑的幅度没有明确的规定,或者规定本身并不合理,比如比例罚金与倍数罚金问题,非法经营(销售)额与违法所得额问题,追赃、罚金与没收财产的协调问题等等。这些情节显然需要有力的辩护才能保证判决的公正与执行的有效。
刑法典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最高法院的解释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这跟近期的一些模棱两可、含糊其辞、左右逢源的解释(比如所谓宽严相济的那份)一样,只是说说而已,倒也不必在乎。
然而,这是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会掉将下来。



留言

2

No title

现在墙外只能自娱了吧。呵呵。

No title

嗯哼!流量是大不如前啦,哈哈。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