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丹同志



300X205.jpg
周丹是个笑咪咪的小伙子。
第一次见到他,是几个月前在锦江饭店,跟科恩老头吃饭。
因为话题主要是谈刑事辩护,他没有多说话,吃完饭交换了名片就散了。

过了几天,我在看守所里,收到他的短信,想一起吃个饭。
于是我们约好在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餐厅。
然后他带来了自己的这本书:《爱悦与规训》。

聊起来才知道,他毕业于上海大学,是我们事务所的精神领袖的高足。
世界还真的是小,原来彼此的朋友都是相互的朋友。
那天晚上,我们干掉了一瓶白酒。

这几天没有书看,在书架上扫来扫去,看到了他的《爱悦与规训》。
这一看不得了,跟他本人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
这是一本严肃得令人起敬的学术著作。

我原本有个大大的疑问,不知道他会怎样回避基督教与同性恋的冲突。
没想到书一开篇,他就直面了这个问题(当然解决是另一个问题),没有被信仰或偏见捆绑。
尤其对同性恋、法律与现代性的关系,作出了独到的论述。

看这样的书,经常能够让我反省自己的思维方式。
假设自己握有权柄,会不会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抑或某项领域里的独裁者?
于是一遍遍告诫自己:对于自由的追求,要始终置于民主之上。

上海滩藏龙卧虎,律师界不遑多让。
今天起床打开手机,跳出一封邮件,周丹律师再次出访美利坚。
相约回来再聚。



留言

No title

愚人节看到周丹同志其人其书,很想愚弄一下身为芸芸大众一员的自己。

No title

培鸿:
很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网络中看到上海律协对李庄案件的一些研讨,很好。
我觉得法律既然是武器,就应当配备简单的说明书,否则,走火伤了自己,就麻烦了。所以,这段时间在试着写维权说明书。反正是信马由缰,想到哪,写到哪。
有空来转转。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