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着北



最近温州的这个案子,我以前说过,是个老客户。
16号一早飞到温州,家属已经等在机场,接上我就往乐清赶,然后直接上看守所会见,因为第二天要开庭。
当事人见到我很高兴,他本来担心我会因为上海的案子冲突而不能出席他的庭审。我拿出两套方案,分别是无罪和有罪的辩护,分析了利弊得失后,让他定夺。
他纠结了,痛苦地犹豫起来,说之所以重金(他自己的认识)去上海请我,就是想让我帮他把关定夺。七年前的案子,就是因为我们义无返顾的无罪辩护,洗清了他的不白之冤。为什么这次不也帮他做无罪辩护?

听了他的不满和抱怨,我也很难过。
我未尝不想做无罪辩护,事实上他的案子也完全可以做无罪辩护。但我深知,七年来司法环境大幅倒退,无罪辩护的成功率每况愈下姑且不说,往往还会因此触怒控方,招致意想不到的结果。作为律师,我必须考虑到这些潜在的可能,而不是光想着自己在法庭上的发挥。我知道,他的案子如果认罪,判缓刑的可能性非常大。而无罪辩护类似一场豪赌,赢了得到一切,输了失去一切。
既然色子已经灌铅,我有必要提醒客户谨慎权衡自由与是非的取舍。

无独有偶,今天上午在办公室,又遇到类似的情况。
安徽的案子,经过曲折而复杂的努力,终于促成当事人在春节前取保候审出来。本来想一鼓作气争取不诉,未果。本周,法院发了起诉书。
公诉人跟他说,现在你取保在外,自首也给你了,你要跟你的上海律师讲,法庭上不要再节外生枝。当事人问我怎么办?我说如果他们不放你出来,我一定会替你做无罪辩护,但是现在这个局面,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他说,我请你就是要帮我拿主意,怎么变成要我给你主意了?
我无言。

一直以来,我秉持着对当事人负责、对法律负责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办案,很长时间以来都自认可以基本兼顾。
可是最近几年,随着办理的案件越来越多,形势又日益恶化,我的办案准则逐渐沦陷:历史已经一塌糊涂,法律也黑白难辨,惟有当事人的利益,成为最后坚守的底线。
这个底线,还能够坚持多久?



留言

No title

呵呵。你怎么把什么都说穿了,那以后怎么接案子赚钱呢?

No title

当事人利益若保不住
那最好

说明中国大陆到了十月围城的时候了

No title

《十月围城》是部很烂的电影,剧情瞎编乱造,无非因为它寄托了部分人士的哀思,所以比较扎眼。事实上,从张学友倒下的那一刻起,电影就结束了。

No title

从另一角度讲,当事人囿于法律知识,惊惶心态,人生经验,比律师选择难度更大。

No title

其实,这同时也是一种执业技巧。

No title

测试一下,我能否发言,哈!

真实的无奈

你道出的心声既真实又无奈。粗体字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No title

无语。我老婆看《十月围城》大受震动呢,我趁机给她讲了帝国主义侵略给我们带来的耻辱与机会。

No title

顶你

No title

同感!

No title

刑辩律师的未来一定是退无可退,然后无须再退,最后绝地反击。

No title

一位有良知的律师!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