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律师的哲学解剖》



今天有三件事值得一提:
1、上午收到由盛斌律师转寄来的赵宵洛律师的著作《律师的哲学解剖》,见下图:
zhexue.jpg
赵律师我本来不认识。因为一个涉外的刑事案子,我们曾经有过一个纯粹业务方面的电话会谈。后来,李庄案发,我在《东方早报》上发了一篇顶李庄的文章,赵律师看到了。在我们前往乌镇召开刑委会年会的路上,他打来电话,探讨关于警方是否可以聘请律师参与刑事调查的问题,我觉得他的观点很新颖,但是并没有给予更多的关注。说实话,就这个文章打来电话的人不少,我多少有些懈怠。
然后是1月11日,大雨,我们请来陈有西做讲座。盛斌律师看到我,介绍角落里的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就是赵律师。当天的情况非常混乱,用一句人满为患来形容并不过分,根据赵律师当时的位置,是完全不能听清讲座的(他就是席地坐在了最后排的地上)。我利用主持人的一点点特权,把我的助理叫起来,将位置让给赵律师。
今天收到书,在扉页上看到,赵律师今年已经60岁,曾经在司法部工作,参与创建中国法律服务中心,现在是众鑫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的律师。他的这本书我还没有来得及细看,但是根据翟建律师的初判,称得上赞赏有加。可能有人对翟律师的品味有怀疑,这么说吧,我就是因为一篇文章被翟挖到上海的。
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在《上海律师》杂志发文,特借此微博一角,推荐这本“以残存的马克思主义信念嫁接民主自由法治理想来谈论律师职业本质的著作”(我的评语)。目的有二:一来学习多元视角,对正统思想与现存意识形态资源不抛弃不放弃;二来巩固一贯的认识:上海滩藏龙卧虎,决非几个跳梁小丑能够完全翻云覆雨。

2、下午在办公室,接待协会领导。谈完案子后,言及李庄案之后的刑辩生态。
领导建议,刑委会是否制定个提示、警示之类的东西,以免其他律师重蹈覆辙。
我完全不同意这个做法,理由是:在目前局面下,再对律师作任何规劝,都无异于作茧自缚。事实上,刑事辩护已经退无可退。我反而建议大家放开辩护,不要再有任何束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
领导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

3、晚上跟昆明来的朋友、同行兼同乡吃饭,说起当下律师界之种种怪现状。
我开玩笑说,如果某人来上海主政,希望昆明的朋友能够给口饭吃,接纳我重归故乡。
当即有权威人士断言:何须如此悲观。如果他能够上去,显然不会再管上海琐事;万一他真来上海,说明也是穷途末路,只会偃旗息鼓,再也折腾不起。
想想也有道理,何妨操持平常心,以不变应万变。



留言

No title

推荐这本“以残存的马克思主义信念嫁接民主自由法治理想来谈论律师职业本质的著作”(我的评语)。

--兄弟对人一向比较宽容。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No title

刚看到斯伟江那边被除名的博文,心里虽然早有准备,还是觉得有点突然。当局看来是连任何遮羞布都不准备要了。

全国重庆化,上海不成准备走在最前面?

No title

去上海?
薄书记辛苦了!

^_^

No title

重庆、上海、北京,都是直辖市,都是最后的保垒。肯定有许多共同之处。
非常感谢我父亲的遗传因子。随便什么时候,我都能够回到良心的心态。刚起来看到自己家的阳台蛮漂亮的,心情就好了。

No title

一个冰冷的时代,必须有一个强悍而坚韧的内心世界与之对抗。

No title

很赞成2,上升是螺旋式的

No title

当然,1要等看过了才能说是否赞成

卧虎藏龙

卧虎藏龙:赵霄洛1950年10月出生于上海。下过乡,当过兵。1980年5月转业到司法部,先后任公证管理处副处长、处长。1985年在北京创办中国法律事务中心并获得律师资格。1991年,被司法部派到香港任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1999年底,在上海创建众鑫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至今。曾在《法学研究》等刊物上发表论文30多篇。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