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女人、死



2009年3月21日,丽水中院,杜益敏,女,集资诈骗,死刑;
2009年12月18日,金华中院,吴英,女,集资诈骗,死刑;
2010年2月23日,台州中院,王菊凤,女,集资诈骗,死刑。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法院向有对诈骗犯适用死立刑的传统,但是近来怎么连女人都不放过了?



留言

No title

培鸿兄,出手点评一下?

No title

灭口

No title

浙江一直不放过女人的,并不是最近。

No title

可是,女人为什么要放过。宪法不是规定男女平等吗?

回应

玫瑰言之有理,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记载了温州九十年代判决死刑的集资诈骗案,大概跟江苏判邓斌老太太死刑同一时期。

老袁理解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太庸俗了,照这样的观点,毛时代让女人拉大车,解放牲口也是男女平等的标志了。
事实上,女性犯罪,在动机、起因、手段、社会危害程度、成功率、犯罪黑数等方面,都不能跟男性类比。这就是男女人口比例接近一比一,但是监狱关押的罪犯,女性不到两成的原因。

羽戈兄的建议很好,但是这个话题不容易说清楚,而且最近较忙,过段时间再说。

No title

这个问题,这段时间阅读宪法学专著时,平等问题思考较多。男女是否可以不同对待,看事情涉及方面男女是否有本质区别。
集资诈骗案问题,你说的,女性犯罪,在动机、起因、手段、社会危害程度、成功率、犯罪黑数等方面,都不能跟男性类比。恐怕不见得能够成立。

No title

顶“回应”所说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