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地平线



大年初一这天,坐在自家院子里,看查尔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
昆明的天空,依然蓝得令人发指。连续好几个月没有下雨,连云都难得一见。
在冬日阳光的炙烤下,只一会儿,人就变得迷离起来。

陶渊明的“桃花源”与希尔顿的“香格里拉”,到底是一个天堂还是两个天堂?
是一片隔绝在崇山峻岭间的世外桃源,还是一个深埋于地下的神秘国度?
或者该这样问:它是纯粹属于文人的臆造,还是一种现实可期的某种开明专制?

如果说,康伟从香格里拉的出走,多少是出于对身份变化的拒绝与排斥。
显然可以进一步追问:罗珍为什么也想“逃离”这个所谓的人间天堂?
因为康伟?因为马里逊?抑或,不过是对既存秩序的本能反抗?

俗世中的香格里拉,十年前大约去过七八次,那时还叫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甸县。
最后一次去是2002年,为了一个藏族朋友的案子。他开车带我去到一个辨不清方位、美得难以描述的地方拍照。
之后我来了上海,从此我们再无联系。

上个月在香港,买了翟明磊编的《中国猛博》一书。
意外地在书末看到对这位藏族朋友博客的推荐,赶紧链过去看,发现已经数年没有更新。
好在,当年在他的家里,已经见识过大量当地风光的反转底片。

风景和信仰,尚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完美的社会。
离开人的自由,无非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围城。
正如地平线的消逝,不过是光线和地球自转的合谋罢了。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