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将芜胡不归?



几乎每年春节,都回云南过。
去年因为去日本滑雪,回到上海已是除夕下午,来不及赶回昆明,于是选择了年初一的航班。
年关将近,已是启程时节,偏偏尚有琐事未了,不得不继续逗留这个是非之地。
小朋友已先期回到昆明,每打电话,总是催问起程的时间。
于是顺便问她,在她六年的人生经历里,更喜欢哪个地方?
略一思索,电话那头传来清晰而感性的排名:
日本、香港、澳门、泰国、上海、昆明
问她为什么不喜欢昆明,回答是不好玩。
她哪里知道,每年春节要赶往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家。

其实严格说来,早已没有了什么真正的家。
昆明,只是我生活过12年的一座城市,我在那里读书、工作、娶妻、生子。
我的父母,则在一个更远的地方,那是我的出生和成长之地,从昆明出发还需要开车三个小时。
但是现在,就是开三十个小时,三百个小时,三千个小时、三万个小时,也到不了他们的身边。
阴阳两隔,天各一方,何处是家?
那么,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去挤占民工兄弟的交通资源?
答案无非是一个无奈的逼问:倘若云南不算是家,显然上海就更加不是。
何况,昆明有我的岳父岳母,老家有我的兄弟姐妹。

昆明的朋友,已经在不断追问回程的时间和航班。
过去的同事,也在确定是否可以赶上他们的年终聚餐。
远在美国求学的好友,早早地叮嘱,他在昆明的车子,可以随时由我调用。
这些都不是心血来潮的事情,持续了已有七八年的辰光。不论我混得好与不好,从未改变。

给老家打电话,告诉他们今年时间很紧,只有区区六天呆在云南,就不回去过年了。
我心底的想法,是因为借办案之机,年前已回过两次老家(几乎没有进门)。
他们不会说什么,一贯的喏喏作答。
挂掉电话,突然想起,已经好几年没在乡下过年。
之前尽管每年都有回去,其实都不是除夕。无非以一种较高的姿态,履行一下“临时政府”的职责。
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做非常过分,几近忘本。

于是,推辞掉由昆明出发,前往老挝的春节自驾游。
向岳父岳母解释不陪他们过年的理由和借口(多么宽宏大量的老人)。
决定在除夕之夜,悄悄潜回老家,给他们一个惊喜。
好在,他们不看我的博客。



留言

好!

赞!惊喜之余,更是省去了他们的筹备之苦。如果提前通知的话,他们这个年过得要比你不去累的多。

No title

那是那是,所以,余海不要说,呵呵。

No title

呵呵,不说不说。

No title

浓郁的草根情结。不知道是好是坏,不知道如何评价。只想说,别活得太累。有时有一些忘本的举止,也无伤大雅。

No title

“但是现在,就是开三十个小时,三百个小时,三千个小时、三万个小时,也到不了他们的身边”
看到这一句,眼睛一酸,泪水夺眶而出。
祝福张律师和全家!

No title

另外,我在老挝工作过一段时间,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取消也罢

No title

情真意切。乡下是个美丽的地方。
并感谢张律师的赠书。

No title

于我们来说,离家即意味着归家,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最初的地方。:)

No title

好久都没有说话,但一直在看。给张律师拜个早年,虎年生活安康,工作顺利,快乐!!

No title

嗯,的确人不能忘本。
回老家过年,重温儿时留下的印记!
重新走走儿时走过的小路,顺便到儿时曾经劳作过的土地,看看麦苗是否青郁!
提前给张老师拜个年,2010虎虎生威!
另外书已收到,油墨的清香很沁人心脾。谢谢!

No title

感动中!我女儿刚一个半月,明天也要回去老家过年,尽管我们还要步行一个多小时。在可预见的几年内,我没办法再回去,下一次,父母的头发怕是全白了。用“舍小家顾大家”来安慰自己,可是,我真的顾了“大家”吗?
珍惜每一次相聚!
春节快乐,全家幸福!
刘光彦

No title

“但是现在,就是开三十个小时,三百个小时,三千个小时、三万个小时,也到不了他们的身边。”
——读到此处,心头亦是一颤。我现在尽孝道的想法,还不比他们为我操心多。可叹。预祝春节好。

老家干旱

阳光明媚让很多人伤心

自去年11月至今,红河州13县市132个乡镇均不同程度受旱,大部分地区达到重旱至特旱,主要集中在红河北部、中部的泸西、弥勒、开远、建水、蒙自,其中泸西、弥勒最为严重,至2日,该州45.75万人、22.42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其中一半在泸西、弥勒两县。目前红河州已有23座小型水库、503件小坝塘和25600多个小水池、水窑干涸。有的无水地方,运进的水价已高达60元一吨。持续高温也使森林进入4级火险天气,泸西、弥勒等北部地区出现了5级高危森林火险天气。

干旱也给以农产品为主要原料的烟草、制糖、食品等工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目前,红河州甘蔗入榨量预计比上年榨季减少60万吨以上,预计产糖量减少约6万吨,影响工业总产值达3亿元。由于干旱,丰水季发电量不足,发电量减少了75%。预计红河上半年缺电量12亿度,影响工业总产值将达到百亿元左右。

No title

“但是现在,就是开三十个小时,三百个小时,三千个小时、三万个小时,也到不了他们的身边。
阴阳两隔,天各一方,何处是家?”
看到这里,我也飙泪了,珍惜身边人!

No title

不错,喜欢你的写得文章。

请教关于律师会见问题

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公安局《关于律师在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律师会见涉嫌杀人、抢劫、聚众斗殴等暴力型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为女性的,会见人员应不少于2人,会见人员中1人可以为实习律师、律师助理。”有的检察院就拿这个规定,找律师说事。某律师经嘉定区看守所登记同意,独自一人两次会见了犯罪嫌疑人(涉嫌强迫卖淫罪)。某检察院发函,要求处罚教育该律师。特请教以下问题:
一、根据该规定,强迫卖淫罪是否属于暴力型犯罪?是否属于暴力型犯罪,应该由看守所还是检察院抑或其他部门来认定?
二、《关于律师在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若干问题的通知》有关会见的规定,与《律师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是否相符?律师是否应该遵守该通知的规定?
三、能否对该规定提出行政规范性文件合法性审查制度,修改或废除该规定??

No title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现代人为了所谓自己的理想与生活,背井离乡,远离父母。其实,美好的生活中,必然有父母亲情在,不然,再成功,也是有欠缺的。换句话说,在父母身旁,其实也可以寻找自己想要的理想与生活。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律师会见

回复xiang104:
以下是我拟定的准备向律协提交的报告:


上海市静安区司法局法制科:

贵科沪静司法制函(2010)第1号《关于征询如何理解律师会见有关规定法律意见的函》收悉,我们的意见是:
一、《刑事诉讼法》第32条规定,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为辩护人。根据该条文理解,当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仅委托一人作为辩护人的时候,也应当保证被委托的该名辩护人的会见权。因此,我们始终认为,一名律师会见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并不违法。
二、我们注意到,2003年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公安局及上海市公安局监管处相继发布过多份关于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的相关规定。这些规定的出台,系出于对保障律师人身安全的考虑,并非限制律师的会见权。
三、鉴于保障律师会见时的人身安全系监管场所的法定职责,因此,在2008年6月1日修改实施的新《律师法》第33条中,并未作此限制。新《律师法》实施后,全国各地也陆续取消了需要两名律师才能会见的规定(比如北京)。
四、在上海的相关规定未明确修改或废止的情况下,即使需要考虑上海的实际情况,执行这些相关规定的主体也应当是看守机关而非律师。因此,对于律师单独会见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即使存在问题,也应首先由看守机关承担责任。
五、暴力及暴力犯罪,本身不是确定的法律概念。上海的做法是,通过列举的方式确定十个罪名,比如杀人、伤害、强奸、抢劫等。据有的律师反应,贩卖毒品罪也属于列举的“十种暴力犯罪之一”。但是,并不包括强迫卖淫罪。
六、本委员会注意到,关于律师单独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的问题,嘉定检察机关此前已经反应过。该检察机关始终盯住律师而迟迟不要求看守机关整改,十分令人费解。
综上,本委员会认为,上海市君志律师事务所以及韩传林律师的行为并无不当,无须处罚教育。


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研究委员会


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