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妥协 故无憾

 


标题出自保时捷新款跑车的广告词。

窃以为,用来形容2009年自己的这些涂鸦,也算合适。

作为上海唯一的报纸,我对《东方早报》一直颇为欣赏,2009年更应编辑的邀请,写过好几篇评论,其中有三篇值得再提一下。

其一是《暴力泛滥是社会崩溃的先兆》,这是在酒桌上写成的评论,起因是严义明律师被打。律师作为社会的一员,偶尔成为暴力侵害的对象,本不奇怪。但是这个事件不是那么简单,绕开司法程序直接针对律师诉诸明目张胆的暴力,透露的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其二是《醉驾入刑的法理难题》,2009是一个癫狂的年份(搞不好以后每年都将同样癫狂),随便一个什么事件都会激起沸腾的民意。以至于大家都不再习惯去反思改进行政执法的空间,而是动辄鼓噪立法机关肆意修法严惩。在八九月份这段时间,我的这篇文章几乎是以匹夫之勇在抵抗所谓的主流民意。

其三是《黑律师事件疑点重重》,这篇文章发表得很早,只比陈有西律师关于中青报的第一篇文章晚几个小时。事实上,编辑打电话的时候,只是说让我看看中青报刚上网的报道,我就主动跟他讲我来写这个东西。

现在想来或许只是巧合,但这三篇分别针对三个不同事件的文章,都发在《东方早报》上,不是没有原因的。事实上,也只有他们那样的报纸,才会登这样的文章。

尤其是关于醉驾入刑问题的评论,不但给我带来平生最大规模的口水,也为我开启了另外一扇媒体之门——电视。

或许是电视台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反对醉驾入刑的人,因此各个脱口秀节目都通过不同的渠道找到了我,先后上了中央电视台、东方卫视、浙江电视台和天津电视台的节目,四处推销一种轻缓的刑罚观。

电视和平面媒体的区别是,做多了你会被人认出来,这对于律师这个格外讲究虚荣与门面功夫的职业来说,可是件大好事。

开弓没有回头箭。之后,不断收到出镜的邀请,很快就引起了我的警觉和疑虑,因为一些节目事前已经有了现成的观点,只是需要嘉宾用自己的嘴把它说出来;另外一些节目则了无新意,纯粹是混个脸熟。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于是给自己定下两个规矩:一是必须涉及刑事法律的事件才会答应;二是我不感兴趣的话题不答应。用这两个标准,大概婉拒了一半以上的邀请。

2009年还开过两个专栏,尽管都很短命。

一个是羽戈兄介绍的《新快报》的《律师故事》,两周交一篇稿件。我兴致勃勃地写了大概七八篇的样子,编辑才告诉我这个栏目叫《律师说事》,不是《律师故事》,好像我刚写顺手的那个风格与专栏的追求有些出入。

说实话,我刚喜欢上这个小专栏,已经拟好了大概有二十个题目,雄心勃勃地准备等写满一百篇之后出本书。书名都想好了,叫做《小刑书》。

我不愿改变风格,只想写故事不想去说事,所以专栏就停了。

另一个是《沃德财富》,这是交通银行办的一个杂志,连刊号都没有,但是每期都能发行上万册,读者都是些大客户。

这个专栏更短命,发了第一篇关于钓鱼执法的文章后就结束了。因为我第二篇写唐福珍,第三篇写李庄,处处跟富人们较劲,显然不适合杂志整体的大款小资、消费理财和时尚风格。

最后说一说博客写作。凭心而论,相较于所有正式的媒体,博客是最为自由的,那些被媒体抛弃的稿件,都留在了这里,即使发表的是被删节的洁本,也可以在博客上找到足本。

前两天,《中国律师》杂志的编辑找我约稿,预先声明不要猛的。考虑到这本杂志及其前总编和他本人跟我的渊源,我说我不会写软东西,但是授权你们将我所谓的猛东西改软一点。

《圣经》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进地狱的门是宽的,去的人也多;而进天堂的门是窄的,找着的人也少。

下午从上海飞北京,临降落时居然睡着了,飞机着地的一霎那醒过来,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要去干什么?要进什么门?

之后,看到了保时捷的广告,在酒店里写下这篇博文。

即便是犬儒,也要努力做犬儒中的大儒。

即使只是花瓶,也要插一枝带刺的玫瑰。

寄望2010,兼以诸君共勉!

 

 

 

留言

No title

博文可读性似乎越来越强了,似乎超过了斯伟江。

No title

老袁客气,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格,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刀法。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心境下,文字也会有很大的差异。比如你说我前篇文章确实是百无聊赖,呵呵。
写博客,一定不要有规矩,那样就不好玩了。

No title

最近读了几篇《中国律师》杂志的文章,对以下问题感觉怪怪的:

一是字体太小。以上是我用caj照相功能摘取的该杂志一小部分(注:无法粘贴到此处)。你看得清吗?我5.2的国防眼,看得非常累。16万律师,还有很多老律师,他们能看得清吗?非得用放大镜不可。为什么那么小?不会是好文章太多,律师队伍中才子太多,刊登不下,所以才出此下策吧?但我看很多文章水平一般。

二是功利性明显。看上面,单位、地址、电话、传真、邮编一应俱全,完全是一张名片,就差主任的照片了(无法粘贴)。商业性质太浓,犯得着发表一篇文章就要附上这些东西吗,这样做无非是扩大在律师界的影响力。这有用吗?律师的影响力应该在民间和国家机关。

三是不规范。既然叫做《中国律师制度的理论检视与实证分析》(该文来自该杂志1999年第10期第49页),那么就应该按照论文的格式来写,要有摘要、关键词。既然叫做理论检视,那么,也应该标明你理论的出处。既然叫实证分析,总得有调查。可这篇文章什么也没有。恕我直言,这像是初高中生写作文。16万律师都在看的一本杂志,如此不规范,好像说不过去吧。把这样的文章当论文交给老师,老师看都不用看就会告诉你:不合格。

要知道,作为全国律协的会刊,全国唯一一本以律师为核心内容的国家级刊物,办出这个水平是要好好检讨的。看看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办的期刊和杂志,你就知道差距在哪里。

希望及时改进,不要让人笑话律师队伍连本杂志都不会办。
培鸿哥:
这是我对该杂志的建议。若你认为妥当就给他们提提,不妥当拉倒!谢谢!刘光彦



No title

http://liuguangyan.fyfz.cn/blog/liuguangyan/
这是李庄事件发生后我专门开的博客,用于支持李庄,支持律师。在新浪上开,经常被删除。欢迎光临指导!刘。

No title

培鸿终于变大字号了,我也终于找到了设置为不全文显示的办法。即设置为连续阅读。习惯了后,发觉这个社区貌似比天涯的更具备技术含量。

哇哇

张老师只要把你博客的RSS地址到 http://twitterfeed.com/ 这个网站注册一下,就能把你的博文自动的同步更新到你的twitter账号上去啦。我们看你的文章这样就更方便啦。

No title

这是非常好的一建议,石扉客老师也在twitter上用这个机器人自动同步博客文章。可怜可怜下我们这些读者吧。555555555555555~~

No title

其二是《醉驾入刑的法理难题》,2009是一个癫狂的年份(搞不好以后每年都将同样癫狂),随便一个什么事件都会激起沸腾的民意。以至于大家都不再习惯去反思改进行政执法的空间,而是动辄鼓噪立法机关肆意修法严惩。在八九月份这段时间,我的这篇文章几乎是以匹夫之勇在抵抗所谓的主流民意。
-----------------------------------------------
国人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从自己内心的法律(与道德几近混同)去考量事物,较少从已有的法律来考虑。而且动不动聒噪要改进立法,不考虑去改进执法空间。在许多人眼里,立法与执法就是一体的,都是官府的事嘛。

No title

《新快报》那里,是我把你害了。后来我自己的电影专栏也停了。

像培鸿兄学习,有空也盘点一下。

No title

改签了机票,提前三小时回到上海,现在来回应下大家。

law:我知道你在推特上的名字,呵呵。技术上我是个菜鸟,不知道如何使用rss,而且你提供的链接地址貌似需要翻墙,真正的翻墙我只会用无界,哈哈。
我也试过把文章的链接地址贴到推特上,后来感觉这样做很无耻,所以也就罢了。我的gmail在家里和办公室都打不开,所以我一般在出差的时候打理下这个邮箱的邮件,如果你有快捷简便的办法,可以在这个邮箱告诉我。谢先!

石扉客:我出差带小电脑,打开自己的博客一看,文字跟细沙差不多大小,这才开始琢磨,怎样看清楚自己打出来的字,结果调整后贴上来一看,独独这一篇字最大,这才知道怎么弄。
我发现这个网站会随着不同的电脑,有不同比例的显示。所以很纳闷,前久有朋友问,我这个博客的字怎么那么小,我还根本没有调整(还不会),结果过两天她又说,这下好多了,晕!

No title

忘了回应羽戈了。
事实上,到现在跟编辑也还是朋友,不存在害不害的。
倒是你的电影专栏为什么要停呢?新快是您的老东家呀。

光彦:他们有他们的难处,身为所谓的国家级刊物,那么多领导要伺候,那么多有钱的律师要靠着,登些软文,并不难理解。对于我们这些消费者来说,不看也就罢了,用脚投票,无须提意见,因为提也没用。

No title

http://lawyercn.blog125.fc2.com 哎呀,不发邮件了,特意注册了博客写了点出来,让张老师的读者也能见到翻翻墙的简单办法。

No title

您绝对不是玫瑰,你顶多就只是颗花椰菜。

No title

张大律师,非常同意您的观点。尤其关于四川酔驾,刚获悉一审判死刑时就觉不妥。醉驾导致无辜路人枉死固然可恶,但为平民愤而滥用法律就是非正义了。
在此谢绝5毛谩骂,郑重声明本人非富非贵、不是律师、没车且没驾照!

No title

说的有道理。用脚投票!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