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遗症初现



昨天在温州,办一件寻衅滋事的案子。
当事人六年前涉及一起票据诈骗的案子,我们为他作无罪辩护,开庭后检察机关撤回起诉,他被无罪释放。
这次,他又因为家庭纠纷,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羁押。
他带出话来,一定要找上海的律师,而且是云南来的那位。

我跟家属讲,这个案子应该不会批捕,无须聘请律师。
但是到第37天的时候,因为民事和解没有达成,他还是被批捕了。
鉴于最近很忙,我建议他们先在当地找一个律师,协助我工作。
家属聘请了一位女律师,先后会见了两次,侦查结束后又复制了卷宗。
我提出来,让她把复制的卷宗给我一套。这样,我在上海阅完卷后,可以提高效率。
她说不行,这样做是违法的。我只好打电话向她解释,卷宗给家属确实不合适,但是给我是完全可以的。
她不置可否。

昨天我一下飞机,就赶去她的事务所。
我平常从不使用律协的名义和身份,但是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介绍自己是全国律协刑委会的委员,同时还是上海律协刑委会的副主任,告诉她作为一名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我不会要求她做违法的事情。
她说,这是她们事务所近期开会决定的,即使我在她的办公室,也只能看不能印。
我笑了,把卷宗原封不动的还给她,转身离开了这家自律过度的律所。

然后赶往案发地乐清市,去见公诉人。
公诉人是位女孩子,非常客气,马上找出全套卷宗给我复印。
接下来的事情也很有意思,我到复印室时,看到一位女孩子背对着门在上网。
我叫了三声她都没有理我,直到走到她前面她才站起来,接过我的材料。
她的动作相当麻利,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整个案子的两百多页卷宗复印好。
但是却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谢过她之后我重新去找公诉人,想跟她沟通下案情。
公诉人说,复印室的女孩子是一名聋哑人。
我就检察机关聘用残疾人一事,向公诉人表达了对她们领导的敬意。
这也是我最愉快的一次阅卷经历。



留言

No title

呵呵今天收到张律师寄出的<上海青年律师成才之路>
在此表示感谢

No title

搞不懂了,公诉人那里还是可以复印,另一个辩护律师那里居然不能复印。

No title

开心一下

No title

夜半酒红,张律师的题目叫“后遗症初现”啊,所以女律师不让张律师复印,情有可原。

No title

那个女律师觉得张律师太帅了想引起他的注意和重视,而张律师对她目不斜视,没解她的风情,她生气了。

No title

呵呵。谁是残疾人?谁是正常人?

No title

那个女律师觉得张律师太帅了想引起他的注意和重视,而张律师对她目不斜视,没解她的风情,她生气了。

——顶一下。晚上喝高了,培鸿兄不会生气罢?

No title

那个女律师觉得张律师太帅了想引起他的注意和重视,而张律师对她目不斜视,没解她的风情,她生气了。

——顶一下。晚上喝高了,培鸿兄不会生气罢?
··········································································································
咱们法庭上见!

No title

也收到了张律师寄的书。谢过!

No title

回老袁,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事实上,在完全没有声息的情况下,只有简单的几个手势交流就完成了阅卷,我觉得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尤其是对于诉讼律师,在法庭之外尽可能少说话,几乎是一种奢望。

回羽戈,我完全不在意,哈哈。
只是有点担心,万一当事的女律师看到了,会在意。

No title

昨天上午收到了张律师的赠书,今天上午先看了一遍,很有受益!多谢了

问好

你好,张律师。
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2000年的云南,袁野律师事务所。
那次我们几个正在吃火锅。跟先生有过几句简单的对话。记忆中先生是个谈笑很平民化的人。那个时候你还在云南某个大学做教师。呵呵

No title

你好,何先生,你也是律师吗?现在在昆明?

No title

张律师,你好!
我也是律师,在兰州,从事这个卑微的职业。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