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发飚


今天在某检察院,遇到一件非常生气的事。
本来是一件并不复杂的案子,仅仅因为有点敏感,就要签什么保密协议。
签就签呗,反正大家都签了,我也无所谓。
签完协议后谈阅卷的问题,说是还要再等几天。等也就等呗,反正大家都在等,我也没意见。
这时检察机关提出,阅卷必须由承办律师亲自到场才能阅。
其实像我这种律师倒无所谓,反正一直都是自己亲自阅卷。但是考虑到这个案子那么多大牌,我便半开玩笑地说,既然案件这么敏感,不如你们把可以复印的卷宗都复制几份,大家来交钱拿材料,岂不更简单。
这么一句行就行、不行就不行的玩笑话,不料却惹恼了一位检察官。
他率先发飚,说检察机关没有义务替律师复印卷宗。

记得陈有西律师给上海律师讲李庄案的时候,提到律师在公检法面前的形象时说过:
男律师点头哈腰,女律师打情骂俏。
我虽然不至于点头哈腰,但是自认还是比较客气。人可以死板,但是不可以无趣,毕竟公检法律,越来越是初一十五的事情。
所以,我忍着,没有说如果你们依法办事的话,要律师签什么狗屁协议之类的话。
但是他说起来就没个完,又扯到过往的案子,也是因为我的某些似乎是玩笑的话使他发飙。
其实他提到的由我承办的那两个案子,一个最终由他们撤诉,一个变更了被告单位,应该都算我赢。这至少说明多听律师的意见没有坏处。
当然,或许这正是他发飚的原因也未可知。

看到他不依不饶地提到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也恼火了。
我想跟他理论个明白,实在理论不明白可以去找他们检察长裁夺。
无奈一是在他的地盘,二来我这边有同事劝着,所以几乎没有表达出完整的意思来。
这造成我一整天的不开心,导致下午在金山法院的开庭发挥过度,可能言辞有些过分,或许伤害了年轻的女公诉人。
无论怎么说,我的意思是,最近憋得厉害,需要一次发飚的机会。
有种的,放马过来。

(本博文欢迎对号入座)


留言

No title

律师多发飙,法检才可能老实点。
:)

No title

说得好,但是一定要有理有据。

No title

依法有据,有理有节。

No title

没猜错的话,该案系力拓,这是真理部早就下了铁令一律报批的,该检官躁动一点估计是觉得压力过大。

对了,这个社区貌似每篇博文都是整页呈现?看得累,有啥法儿跟天涯似的收起来吗?

No title

请您将发泄用在我们的二审庭审上吧!

No title

这么说,力拓案的律师全敲定了,祝好运。

No title

石:好像是默认的全文显示,不知道是否可以自己调,我也还不是太熟。

万:案子跟案子不一样,你那么希望我在你爸爸的案子上发飙吗?

No title

算了,还是出来喝酒实在。

No title

呵呵。我怎么看着像是兄弟的自慰呢。不过,前些年,我看过海特的性学报告,自慰更容易达到高潮。

No title

老袁,自慰都会有高潮的,只不过这种高潮质量较差而已。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