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



今天,在i-store买了一台传说中的i-phone。
粗粗一用,果然很好很强大。
今后,粉乔布斯!

P.S:鉴于iphone绑定的是gmail邮箱,即日起工作邮箱改为:
zph977@gmail.com



诈骗、女人、死



2009年3月21日,丽水中院,杜益敏,女,集资诈骗,死刑;
2009年12月18日,金华中院,吴英,女,集资诈骗,死刑;
2010年2月23日,台州中院,王菊凤,女,集资诈骗,死刑。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法院向有对诈骗犯适用死立刑的传统,但是近来怎么连女人都不放过了?



表与扣



前天晚上,给斯伟江接风。
他从美国回来,入关时没有被边检拿下,兴奋得像捡了个大便宜,大年三十的发短信,要聚聚。
吴冬这厮,为了照顾雪忠,定了个Far Far Away(远得要命)的餐馆。从我家去相当于从上海的东北角到西南角,有三十多公里,几乎要在分省地图上才能找到。结果雪忠因为还在老家,根本不能参加。

我原想回家换身衣服,然后打车到地铁,2号线换1号线,再打车到吃饭的地方。
但当我从看守所出来,马上就是下班高峰,时间已经不允许折腾,于是直接赶往现场。
尽管如此,还是没有黄荣楠快,他已经先期到达,在点菜了。
点完菜,黄抬起头来。我那时正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他看到了我的表。

这块表是去年在瑞士因特拉肯买的,有点“到此一游”的意思。
表盘很简洁,没有多余的东西(连秒针都没有),所以显得大。喜欢的人喜欢得要死,不喜欢的人不喜欢得要命。
斯伟江属于不喜欢的人,他讨厌镀玫瑰金的表框,于是在博客上夸张地形容为“明晃晃大手表和亮闪闪金纽扣”。
大家看博客的题图,这是之后大概一周,在巴黎凡尔赛宫的迷宫前拍的,我手腕上就是涉案的这块表。

再说说“亮闪闪金纽扣”是怎么回事。
我因为开车,不喝酒,但是伟江心情比较辽阔,喝了些红酒,记错了,袖扣不是金色的。
四五年前,大概是花了两百多块钱买了件衬衣,然后卖衬衣的就送了我这副银色的袖扣。
因为是袖扣而不是纽扣的原因,我很少穿,也觉得穿这种衬衣有点装B。
当然不穿也是浪费,只是没想到一穿出来就被逮住。



李庄案终审的启示



一、自由犹如空气,拥有的人不会理解失去的人的痛苦;

二、永远不要有与虎谋皮的奢望和幻想;

三、如果虎来与你谋皮,千万记住不要写什么狗屁藏头诗,以免自己成为无头尸。



脑白痴



那么多人在追问李庄的事情。
我只有两个字跟大家讲: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