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他们果然很强大。
像这样封啊封的,写博的心就淡了。

现在每次翻墙上来。
主要就是看看大腿的诗。

大腿的诗口味很重,而且越来越重。
问题是,当下还有淡的东西吗?



墙墙墙



墙奸

作者:大腿


他们砌了一堵墙
把我们和自由
隔绝

我们每天翻墙
成了轻功高手

有一天
我看见一条狗
路过这堵墙
抬起腿撒了泡尿
墙轰然倒塌



找不着北



最近温州的这个案子,我以前说过,是个老客户。
16号一早飞到温州,家属已经等在机场,接上我就往乐清赶,然后直接上看守所会见,因为第二天要开庭。
当事人见到我很高兴,他本来担心我会因为上海的案子冲突而不能出席他的庭审。我拿出两套方案,分别是无罪和有罪的辩护,分析了利弊得失后,让他定夺。
他纠结了,痛苦地犹豫起来,说之所以重金(他自己的认识)去上海请我,就是想让我帮他把关定夺。七年前的案子,就是因为我们义无返顾的无罪辩护,洗清了他的不白之冤。为什么这次不也帮他做无罪辩护?

听了他的不满和抱怨,我也很难过。
我未尝不想做无罪辩护,事实上他的案子也完全可以做无罪辩护。但我深知,七年来司法环境大幅倒退,无罪辩护的成功率每况愈下姑且不说,往往还会因此触怒控方,招致意想不到的结果。作为律师,我必须考虑到这些潜在的可能,而不是光想着自己在法庭上的发挥。我知道,他的案子如果认罪,判缓刑的可能性非常大。而无罪辩护类似一场豪赌,赢了得到一切,输了失去一切。
既然色子已经灌铅,我有必要提醒客户谨慎权衡自由与是非的取舍。

无独有偶,今天上午在办公室,又遇到类似的情况。
安徽的案子,经过曲折而复杂的努力,终于促成当事人在春节前取保候审出来。本来想一鼓作气争取不诉,未果。本周,法院发了起诉书。
公诉人跟他说,现在你取保在外,自首也给你了,你要跟你的上海律师讲,法庭上不要再节外生枝。当事人问我怎么办?我说如果他们不放你出来,我一定会替你做无罪辩护,但是现在这个局面,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他说,我请你就是要帮我拿主意,怎么变成要我给你主意了?
我无言。

一直以来,我秉持着对当事人负责、对法律负责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办案,很长时间以来都自认可以基本兼顾。
可是最近几年,随着办理的案件越来越多,形势又日益恶化,我的办案准则逐渐沦陷:历史已经一塌糊涂,法律也黑白难辨,惟有当事人的利益,成为最后坚守的底线。
这个底线,还能够坚持多久?



死结



庭审的效果越来越好。
判决的结果却似乎越来越差。

尽管承诺的也只是满意的庭审,而且自信比大多数律师都要来得专业和负责。
但是,又有多少人真的仅仅为了看一场精彩的庭审,就愿意支付不菲的费用?
尤其是,在事关亲人自由甚至生命的时候。





我2月27日买的iphone。
由于苹果与三星的蓝牙不兼容,所以我当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原来手机上的号码一个个输入新手机。
第二天,我用iphone的safari收发了几封邮件,试了试GPS,把twitter放上首页,又到朋友们的博客上逛了逛,二月份就结束了。

今天收到移动的帐单,光是当天的数据流量费,就有259.24元。
对于如此心狠手辣的垄断国企,套用韩局的话:真不怪社会非议他们!吃了饭回。
对我而言,则有一种动物要献给这样的公司:
草泥马!